章氏名人

章姓历史名人----章昭达

2017-12-15 11:38:56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:

章昭达(517~571年),字伯通,吴兴(今浙江湖州)武康人,为武康章氏始祖。祖父章道盖,齐(南朝,479~502年)广平太守。父章法尚,梁(南朝,502~557年)扬州议曹从事。昭达生性倜傥,轻财重气。少年时,偶遇一看相士,相士对昭达说:“看你相貌非同一般,然而必先有小难,须破相损伤,日后必当富贵。”梁大同中(546年),昭达为东宫直后,因醉酒从马背上坠落,鬓角小有擦伤,昭达很高兴已经破相,但相士却说:“未到时候。”及侯景之乱,昭达率领招募乡人支援台城,战乱中被飞来的流箭击中,失去一眼。相士见后,说:“你的面相已完善了,不久富贵即至。”


  京城失陷,昭达返还乡里,一日外游,认识了世祖陈�`,因而结为好友。陈�`之父高祖陈霸先平定了侯景之乱,替代梁朝而建立了陈朝,号武帝,建都建康(今南京)。世祖陈�`为吴兴太守,昭达执书简来见世祖。世祖见之大喜,因而委以将帅重任,恩宠优渥,超过所有同僚。高祖讨伐王僧辩,令世祖驻守长城招聚兵众,以防北方杜龛乘机入侵,频频派昭达往返京口(今江苏镇江),禀承计划。僧辩诛后,杜龛遣其将杜泰来攻长城,世祖拒之,任命昭达总管城内兵事。杜泰退走,昭达指挥吴兴军马随从世祖东进,以讨伐杜龛。平定杜龛后,又随从世祖东讨张彪于会稽(绍兴,今属上虞),克之。因累积战功而官拜明威将军、定州刺史。
  当时,留异拥据东阳,自封疆土为王,成为高祖的心腹之患,乃任命昭达为长山县令,监察留异动静以安心患。永定二年(558年),昭达任武康县令。世祖陈�`继位,拜昭达为员外散骑常侍。天嘉元年(560年),追论长城之功,封欣乐县侯,食邑一千户。接着王琳来犯,为安定都城,驻军栅口并与王琳大战于芜湖,昭达乘平虏大舰,中流而进,亲为先锋率先击退贼舰。扫平王琳,昭达获得第一功。第二年,官拜使持节、散骑常侍、都督郢(今武汉市武昌)、巴(今湖南岳阳)、武(今湖南常德)、沅(今湖南黔阳西南)四州诸军事、智武将军、郢州刺史,增邑并前千五百户,进号平西将军。
  周迪据临川(今江西抚州一带)反,世祖下诏令昭达取便道征之。击败周迪,升为护军将军,给鼓吹一部,改封邵武县侯,增邑并前二千户,常侍如故。天嘉四年(563年),周迪败走后投靠陈宝应,宝应接纳周迪,二人合伙再次入侵临川,又任命昭达为都督讨伐周迪。至东兴岭,又一次击退周迪,周迪逃走。昭达翻逾东兴岭,驻军建安(今福建建瓯),以讨伐陈宝应。宝应据建安、晋安(今福建南安)二郡之界,水陆为栅,以拒官军。昭达见此地形,与之交战不利,因据其上流,命军士伐木带枝叶造筏,将拍(用于投掷石块或火种的古兵器)放置于筏上,缀以大索,相次列营,夹于两岸。宝应数次挑战,昭达按兵不动。不久,天降暴雨,江水大长,昭达放筏冲突宝应水栅,水栅尽破,又出兵攻其步军。同时,世祖派遣余孝顷带兵出自海道,也刚好到达,于是二军会合,并力大战。宝应大溃,遂克定闽中(今福州),尽擒留异、宝应等。昭达以功授镇前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。
  当初,世祖曾梦见昭达升为众官之长的宰相位,第二日将梦告之过昭达。在一次宴席上,世祖对诏达曰:“卿还记得我的梦不?如今使梦成为现实,有何难也?”昭达对曰:“当效犬马之用,以尽臣节,自馀无以奉偿。”继而又出为使持节、都督江(今赣、闽及湘、鄂各一小部)、郢、吴(今江西波阳一带)三州诸军事、镇南将军、江州刺史,常侍、仪同、鼓吹等待遇如故。
  废帝陈伯宗即位(567年),升昭达为侍中、征南将军,改封邵陵郡公。时有华皎谋反,其移书文檄,并假借通告昭达为由,又屡屡派遣使者欲招纳昭达,昭达将使者尽数拿获,送于京师。平了华皎,又进号征南大将军,增邑并前二千五百户。征南大将军任期届满,被征为中抚大将军,其侍中、仪同、鼓吹等待遇如故。宣帝陈顼即位(569年),进号车骑大将军,以还朝迟留,被有司弹劾,因而降号车骑将军。
  欧阳纥据岭南反,诏令昭达都督众军讨之,昭达日夜兼行,到达始兴(今韶关)。欧阳纥闻昭达突然降临,惊恐中不知所为。于是出顿��口(今广东省英德县西南连江口),用许多竹笼盛满沙石,挂置于水栅之外的水中,企图用于遏止舟舰,阻挡讨伐之军。昭达居其上流,装舰造拍,当舟舰临近贼栅时,令军人衔刀,潜入水中,将竹笼全部砍断,然后放大舰随流突之,贼众大败,生擒欧阳纥,送于京师,扫平广州。昭达因以功进车骑大将军,升司空,其他职位待遇如故。
  太建二年(570年),昭达率师向江陵进发征伐萧岿。时萧岿与周军大蓄舟舰于青泥中,昭达分别派遣偏将钱道戢、程文季等,驾乘轻舟袭击,焚烧其舟舰。周兵又于峡下南岸筑垒,名曰“安蜀城”,于江面上横拉绳索,铺以苇竹为桥,用以运送军粮。昭达命军士将长戟绑于楼船之上,放船顺流而下,船过桥下仰割其绳索,索断而使周兵陷于粮绝之境,因纵兵以攻其城,迫其降之。太建三年(571年),昭达身患疾病而卒,时年五十四。赠大将军,增邑五百户,给班剑二十人。
  昭达性严刻,每奉命出征,必昼夜倍道;然有所克捷,必推功将帅;厨膳饮食,并同于群下,将士亦以此附之。每饮会,必盛设女伎杂乐,备尽羌胡之声,音律姿容,并一时之妙,虽临对寇敌,旗鼓相望,也从未改变过。太建四年(572年),昭达祀位入住世祖庙庭,配享与世祖同为后人永世祭祀。
  昭达有一子名大宝,承袭昭达被封为邵陵郡公,累官至散骑常侍、护军,出任丰州(今福建全省)刺史。大宝在州贪婪放纵,百姓怨声载道,后主陈叔宝以太仆卿李晕代之。至德三年(585年)四月,李晕即将到州,大宝袭杀李晕,举兵反判,派遣其将杨通攻打建安(今福建福州)。建安内史吴慧觉居城奋力抗击,杨通累攻不克。朝廷官军逐渐逼近,反军人情离异,大宝计穷,乃与杨通向山中逃去,官军主将陈景详率兵追蹑大宝。大宝既入山,山路阴险,不复能行,杨通背负大宝,行进艰难。最后为追兵所及,生擒送都,大宝死于送京都的路上,后主传旨将大宝首级悬挂于朱雀航(秦淮河上二十四座浮桥中最大的一座。在今南京镇淮桥东)上,株灭三族。